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1996年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世界杯新资讯

一时之间国内外的焦点都聚焦在了中国这起宗派械斗事件中。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这两个参与械斗的家族分别是马田镇井岗村的李姓和马田村刘姓村民。刘某便挥手下令:而且杀了村民还不说,井岗村里死得最多的人便是李氏宗族的人。所以井岗村里的村民只好将这口恶气打碎牙往肚里咽,于是便生出了去马田村讨还血债的想法。政府自然不能放任井岗村的村民故意寻衅滋事。两个村的村民都会破口大骂,双方的恩怨矛盾被积攒得越来越深。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1966年的“人民大会堂枪击案”,罪魁祸首是16岁学生,怎么回事?
(3)相关搜索

2、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1993年两村子五千人搞械斗,一千武警都无法控制场面,发生了何事

1993年9月,中国湖南永兴县发生了大规模的宗派械斗事件,震惊中外。

除了国内的报刊,杂志,电台报道外,就连美国之音都对此事做了大肆渲染的报道。

一时之间国内外的焦点都聚焦在了中国这起宗派械斗事件中。

据悉,这次械斗一共有五千多人参与,村民们枪炮齐出,打得那叫一个血流成河。

与此同时,一千多名武警都无法控制这场面。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场斗争?

这些村民为何而打?我国又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呢?

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

这两个参与械斗的家族分别是马田镇井岗村的李姓和马田村刘姓村民。

而这件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民国17年,即1928年。

在那一段时期里,国民党为了独揽大权,实行了惨无人道的“清党”政策,而马田村里有一位姓刘的国民党省党部参议员,他为了完成上头给自己派发的任务,率领着一个团的兵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里,也就是井岗村。

他回到自己的家乡并不是为了保护家乡里面的亲人和朋友,而是为了血洗井岗村的地下共产党员。

刚到井岗村的村,刘某便挥手下令:“给我搜一个不留,势必要将地下共产党员揪出来,宁可错杀1000也不放过一个。”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国民党军警冲入井岗村村内,不由分说地进行搜捕。

在搜捕的过程中,只要是他们认为形迹可疑的人,全部都抓捕杀掉了。

而且杀了村民还不说,他们还把这些村民的财产据为己有,抢走了。

一时之间,井岗村寨惨叫声连连,整个村子里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在这次行动中,一共有27名井冈山村寨的村民被杀死,还有数人因此而受伤。

无数家庭因此破裂,数名百姓流离失所。

其中,井岗村里死得最多的人便是李氏宗族的人,自此以后两个宗族便结下了恩怨。

由于马田村里有人在国民党当官,有国民党政府撑腰,所以井岗村里的村民只好将这口恶气打碎牙往肚里咽。

他们将这件事情讲给自己的子女听,并嘱咐自己的子女,他们和马田村的人有着深仇血恨,就算他们报不了,也要子女牢牢记住,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就这样,这份来自民国17年的仇恨一直世代相传。

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反动政府彻底倒台。

井岗村的村民见战火平息,于是便生出了去马田村讨还血债的想法。

当地的人民政府知道井岗村和马田村之间的恩怨,政府自然不能放任井岗村的村民故意寻衅滋事,所以井岗村每次的行动都被政府及时制止了 。

世代延续的仇恨

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井岗村的村民虽然面上无法对马田村做什么,但可以在暗地里给马田村的人使绊子。

在这之后,井岗村和马田村的村民经常有摩擦发生,有时就连在路上碰到了,两个村的村民都会破口大骂,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吵。

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1996年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的恩怨矛盾被积攒得越来越深,直到1993年8月彻底爆发。

8月9日,马田村的三个村民去马矿收钱,他们此次出行是骑着摩托车去的,去的路径必经井岗村。

井岗村的村民老远便看到了骑摩托车而过的马田村三人。

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井岗村村民忽然心生一计,打算给这三人一个教训。

“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同志们,我们还在等什么?这可是世代的血仇。”

“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去马矿收钱的,这次他们只派了三个人去,我们又人多势众,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赶过去,给他们一个教训。”

“说得对,给马田村的人一个教训。”

“我同意,我报名参加!”

“我也要报名参加!”

就这样,大约有15个井岗村的村民组织到了一起,他们15人乘坐中巴奔赴到了马矿附近。

去马矿收钱的马田村三人万万没有想到井岗村的村民会这么的大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他们实施殴打。

当时,刚收完钱的马田村三人正打算回去之时,15个身强体壮的大汉抄着棍子向他们走来,还没等他们出口说话,他们便将自己给围了起来,并不由分说的拽着他们往地上摔,用手中的棍棒对他们实行殴打。

“咳咳,你们疯了,竟然敢这样针对我们。”

“怎么了?我们针对的就是你们马田村的人。嗯,有本事你就打回来。”

“你你们等着。等我回去了之后,马田村的人必将血洗你们井岗村。”

“等着就等着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揍他们。”

井岗村的村民没有跟他们废话,也不理会他们的威胁,继续对这三人实行殴打,最终致使一人重伤,两人轻伤。

打过瘾之后,井岗村的15个村民大舒了口气:

“兄弟们,我们走。”

躺在地上的马田村三人,咬紧牙关,暗暗在心中发誓:你们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报复回来,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

这件事被永新县的县政府知道后,县政府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马田村和井岗村的人积怨已久,这件事若没有处理好的话,两个村落之间可能会爆发更大的冲突与矛盾,到时候他们就更不好控制了。

在这之后,县政府和县政法委成立了以公、检、法、司为主的联合调查小组,进驻到了马田村和井岗村。

这个小组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调节两个村落之间的纠纷和矛盾,缓和两个村之间的气氛。

但是在工作的时候,整顿小组的工作人员却发现两个村的村民虽然在明面上答应他们会好好相处,但是暗地里还是会给对方给使不少绊子。

在这一时间段里,两方的村民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斗殴,每当斗殴过后,整顿组前来调解之时,他们又会产生极大的抵触情绪,不配合整顿组的工作。

更严重的是之前遭遇殴打的马田村村民刘志强还专门组立了一个江湖组织,名叫“板刀会”。

这个“板刀会”里头的成员,最擅长的、最常见的做法便是拿着大砍刀砍人,而且主要针对的便是井岗村的村民。

在短短的近两个月时间内便砍伤了井岗村村民九人。

井岗村村民报警后,调查组的人员很快便找到了“板刀会”的会长刘志强。

“你要是再不收手,迟早有一天会进牢里,你最好考虑清楚,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一生。”

“再说,那都是过去的恩怨了,我们要注重当下。拿刀砍人是犯法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这是不对的?”

对于警察的教育,刘志强总是左耳听右耳出,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在这之后,刘志强依旧我行我素,他认为是井岗村的村民多话,所以才招来了调查组,为了进一步的打击报复井岗村村民,他再次组织“板刀会”的成员行动,打了井岗村村民李复旦的岳母。

9月10日,调查组再次找刘志强谈话,但刘志强这次依旧死不悔改,于当天晚上又打伤了一名井岗村的村民。

刘志强的这一做法直接激怒了井岗村的村民,井岗村的村民为了报复他们于次日凌晨5:30行动。

这天晚上,马田村的刘友义拉着一车猪油去马田煤矿出售,在途经到井岗村地段的时候,被井岗村的李姓村民拦住。

井岗村的村民手持刀棍,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对着刘友义喊打喊杀。

刘友义吓得直接弃车而逃,但在逃亡的过程中又被李姓村民追了上去,连吃了他们好几棍。

早上7点左右,马田村的另一个村民刘方军驾着一辆东风牌汽车前往马矿。

当他的车行驶到了井岗村联合厂地段时,井岗村的村民再次出马,掂着刀棍便上前打,刘方军远远地看到了他们,立马弃车而逃,丝毫不敢回头。

比起刘友义来说,刘方军就显得有运气多了,他成功逃走了,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马田村的村民。

村民得知他被打了之后,纷纷有些看不过眼,在极度气恼的情绪下,马田村的村民联合到了一起,直接带了一群人将井岗村村民李祖希的杂货店给砸烂了,而且还抢走了一千多块钱的货物。

两村人员拿大炮对轰

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

李祖希见他店被砸之后,为了反击,立马跑到了井岗村,号召村民们和他一起对付马田村的恶人

为了让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力,李祖希的女儿带着锣鼓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边敲锣边说:

“没天理啊,马田村的人实在太可恶了,他们就是一群强盗,他们砸了我家的店不说,还把我家店里头的人给打伤了。”

“乡亲们,我们再不联合起来,就要被马田村的人给欺负死了呀!”

在李祖希女儿的这番宣传下,消息很快便散布了出去。

井岗村的村民纷纷气恼不已,他们即刻便集合在了村口,商议反抗之事。

“看来用棍子打他们还是制止不了这些小人,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点更狠的。”

“什么更狠的?”

“架炮!”

说干就干,井岗村的村民在联合厂前架设土炮台,而另一头的马田村村民在观测到井岗村村民架土炮台的情况后,顿觉大事不妙,立马将此事反映到了村中。

“不好了,不好了,井岗村的人疯了,他们疯了,他们竟然在联合厂前架设了大炮,他们要轰我们怎么办?怎么办?”

“慌什么?他们竟然敢用大炮打我们,我们也架炮,到时候警察问起来了,就说是他们先动的手。”

就这样,马田村的村民也纷纷架起了大炮。

9月11日上午,一场宗派性的群众械斗就此爆发。

也不知是谁先出的手,只听“轰——”的一声,双方炮台就此展开进攻。

一时之间,两个村落里硝烟弥漫,充斥着大人与小孩的叫声与哭声,这些声音与歇斯底里的助威声混在一起,像是来自地狱般的声音,令人心惊胆颤。

进驻到村落里的整顿组成员在听到炮声后,心里纷纷暗道:完了,完了,他们两个还是打了起来了。

整顿组的成员来不及多想,立马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将此事汇报给了上面,他们的语气十分急切:

“不好了,不好了,马田村和井岗村的村民打起来了,他们架设了大炮在对轰,现在村里十分混乱,我们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什么?他们竟然打起来了,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

电话挂断后,当地警方立马出动,将能调用的警力全部调了过来,为的就是制止这场争斗。

顶着浓浓的炮火,警方来到了现场制止,但是现场的村民已经杀红了眼,根本就不听这些人的劝阻,反而对警方大喊大叫:

“你没看到我们的同胞都流血了吗?他们死了,我要为我的同胞报仇。”

当地公安分局无法制止,于是立马向县政法委和县公安局做了报告。

县政法委和公安局在收到了这个信息之后,立马抽调七十余名公检法精锐奔赴现场。

而县长何正祥也于本日的下午2:30到达了马田村,并在此地成立了平息战斗指挥部,而这个指挥部则直接由县长何正祥负责。

指挥部成立之后,县长立马把两个村的村干部全部给叫了过来,并且以他的名义向地委打电话,请求地委派武警支援。

“我们这里两个村的村民打起来了,参与斗争的大概有5000多人,他们架设了大炮。场面十分混乱,现在死伤人数不下几十人。这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场面,我们的警力全部调动也不够用,1000警力也不行,压根控制不住,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援。”

12日上午10时,省公安厅电话地委领导带队进村做进一步的劝阻工作,并且要加强宣传教育,让村民不要和政府反抗。

在这之后,一辆装有高喇叭的宣传车开往双方所在的村庄里进行宣传攻势,只听喇叭里喊着:

“请放下手中的武器,停止无谓的攻击,不要政府对抗!”

但这辆车还没开到双方所在的村庄,便被那熊熊的炮火逼回了,而且不仅如此,到了11:40左右的时候,战火蔓延到了马田派出所,整个派出所都被双方的火力给控制了,无奈之下,派出所里面的公安干警只能战略性的撤离。

撤离之后,整个派出所都被马田村给攻占了。

而攻占了派出所的马田村,立即利用派出所的有利地形开始向井岗村发起了更为猛烈的攻击,一时之间情况变得更加危急了。

此刻,井岗村内已经弹药匮乏了,他们由战略防御转为了全线溃退,开始一步步的向后撤。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些井岗村的村民直接冒险跑到了指挥部,并不断的磕着头请求何正祥给他们派发武装。

何正祥听了他们的汇报之后,脸色一度十分难看,他安抚着井岗村村民的情绪,并向他们承诺:

“我们一定不会不管的,你们就请放心吧,群众的安全我们一定会保证的。”

当日下午,根据省委的指示,千余名武警干部,奔赴到了马田村,并打算于下午5:40时发动全面进攻平息这起械斗。

下午5:30左右,这些武警冒着生命危险冲入了井岗村。

此时的井岗村,已经被马田村的村民给包围了。

武警人员顾不得其他,直接扔了数枚催泪弹,强行将这些械斗人员给驱逐了出去。

7:20左右时,两个村落的所有炮台全部拆除,而参与械斗的人员也相继撤离。

至此,这场持续了34个小时的特大宗派斗争终于打上了一个句号。

在这之后,当地警方对此事展开了彻底的调查,并专门成立了办案组,对两个村落里头的武器进行了搜查,先后缴获了4部土炮车,95门土炮和57只土枪,以及233kg的炸药和2590发的雷管等等。

参与械斗的主要负责者和组织者一共抓获了29人,其中共收审了20人,留审了七人,停职反省两人。

这件事的影响极其恶劣,以至于美国的新闻媒体都对此事做了大肆的渲染与报道,而这件事也让政府看到了枪械斗争的危害性。

1996年,我国正式实行了禁枪令,此后国家几乎再也没有发生过93年这样的大型械斗了。

时间迈入到21世纪,国家统计局组织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全国群众安全率高达986%,而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毫无疑问,中国能有这么高的安全率,正是因为禁枪令的实施。

感谢我们生在了这样一个和平安定的国家,生无悔入华夏,生来还是华夏人。

3、相关搜索:

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重大灾害
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全世界
1996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1996年都发生了哪些大事
1996年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1996年出现什么大事
1996年发生的大事儿
1996年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1996年出什么大事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