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世界杯盈利了吗,俄罗斯世界杯赚钱了吗

世界杯新资讯

俄罗斯世界杯盈利了吗,国资撤退 俄超在欧战大溃败后损失掉全部的世界杯遗产

失败,耻辱,灾难!俄罗斯的球迷们,这样总结了俄超豪门球队今秋在欧战中的表现:圣彼得堡泽尼特队、莫斯科火车头队、中央陆军队等俄超豪门球队,全部在小组赛垫底后,被驱逐出了欧战赛场。只有唯一的省队——克拉斯诺达尔队,凭借一场胜利,顽强地拿到了明年春天欧联杯的入场卷。

这一切的失利,绝对不能用教练战术不对头、球员体能跟不上等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因为,在2018-2019赛季,俄超球队就开始全军覆没于欧冠小组赛了。而俄超球队最后一次打入欧冠淘汰赛,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这种失利,应当是系统性的失利:俄超球队的水平,距离欧洲主流球队的水平,已经越来越来越远了。当然,这种系统性的失利,则有一个最明显的表现:俱乐部用于球员转会的资金越来越少了。

其实,俄超——甚至是俄罗斯足球——的投资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少了。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政府在足球上面的投资越来越少。 政府不投资了,与世界足球市场隔绝、自盈利能力缺失的俄罗斯足球,水平自然就会下降了。

在欧洲的五大联赛中,俱乐部主要的盈利手段是电视转播收入,其能占到俱乐部预算的40-50%。据欧足联的资料显示,英超俱乐部出售媒体权益的收入约为143亿欧元;西甲——6700万欧元;德甲——6000万欧元;意甲——5400万欧元,法甲——3100万欧元。而对于俄超而言,电视转播的费用则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据欧足联2018年的资料显示,借力世界杯的影响力,俄超的电视转播费用只是强势联赛收入的4%!也就是说,俄超球队的预算,主要是通过政府补贴的形式出现(赞助商提供58%,“其他收入”18%)。当然,这些补贴名义上是以商业协议的形式提供,而且也是遵守金融公平竞赛规则的形式。

俄罗斯世界杯盈利了吗,俄罗斯世界杯赚钱了吗

“政府的投入,要么是预算中的直接投入,要么是国有公司资金的投入。所以,这些钱并不是平均分配的,主要是看资金输入者的个人喜好!”俄罗斯足球联盟的前经纪人马雷日克曾公开表示,“例如,为什么圣彼得堡泽尼特队能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拿到2亿欧元的赞助,因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总裁米勒是泽尼特队的铁杆球迷。如果米勒退休了,格尔曼格列费接任俄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总裁,那么,泽尼特队的赞助就有可能缩减到2000万欧元左右。至于低级联赛球队所获得的政治支持,更是出于维护本地名声的考虑,否则,谁会养每月球员收入为10万卢布,但其比赛只有200名观众——主要是球员妻子和孩子——的球队?

俄罗斯足坛也有共识:国家长期的资助,将阻碍足球经济的发展:付费观众是由市场培育出来了,更是由俱乐部培养出来的。但有了国家的简单资助,哪家俱乐部会去深耕球迷市场?而且,足球市场也是需要实力派玩家的,但现在俄罗斯的经济有70%是掌握在政府手中的,对于俄罗斯大部分的私人资本而言,足球基本上是其不可承受之重。至于说到世界足坛流行的到国处出售电视转播权,理论上虽然是可以的,但实际上俄超在国处是没有观众的。

2014年之前,俄罗斯国家资本支持俄超的缺陷并不是那么明显,因为,当时俄罗斯国有公司是按世界标准来投资足球的。然而,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受到了西方列强的制裁,卢布的汇率大跌,以至于在俄罗斯经济受到重创的时候,足球的投入反而要成倍的增长,这也就成为了俄罗斯国家资本和足球渐行渐远的主要原因。

此外,再考虑到世界足球转会市场上水涨船高的球员身价,俄超就更显得有心无力了:2012年,泽尼特队曾花4000万欧元买来了巴西国家队主力前锋胡尔克,但2019年,这个价格只让泽尼特队收获了巴萨的替补、巴西的未来之星马尔科姆。2014年,莫斯科斯巴达克1000万欧元就请来了荷兰国家队的主力普罗梅斯,但2019年,其1800万只能是买来荷兰国青队的蒂尔。

一边是投入剧减的俄超现实,一边是球员价格疯涨的国际转会市场,俄超球队的无所作为,也就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去年11月,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老板、俄罗斯超级富豪列昂尼德费顿曾公开表示:现在,欧洲的俱乐部可以分为四个档次。第一档次的投入是5亿欧元;第二档次-3亿多;第三档次——2亿多;第四档次_1亿。以前俄罗斯俱乐部属于第二档次,现在,能保住第四档次就不错了。在这种情况下,一切只能靠奇迹了。但奇迹虽有,但毕竟是太少了。

2020年,俄超的日子因为世界卫生形势,更难过了:不仅欧冠赛事中,顶级球队和鱼腩球队之间的差距更大了,甚至俄超自己的赛制也让各球队难受不已。俄超夏季的休息时间,只有短短的15天,较之其他联赛要少3到4倍。而且,由于新赛季比以往晚开始了1个月,密集的比赛,直接压跨了那些板登深度不够的俱乐部:比赛越密集,球员受伤的概率就越大。结果,进入十月份之后,泽尼特队、火车头队和克拉斯诺达尔队的球员们一个接一个的受伤之后,就连毫无比赛经验的年轻球员,甚至都出现在了欧战的赛场上。 其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2007-2009年,以及2016-2018年,俄罗斯联赛曾在欧足联的国家联赛排行榜上名列第六,一度甚至有直追第五——法国——的趋势。但那一切,都是俄罗斯国家投资造成的假象。因为,在欧洲最顶级的20大联赛中,俄罗斯联赛的底子是最差了:土耳其联赛的电视转播收入,都比俄超联赛的收入高10倍,至于荷兰比赛日的收入是俄罗斯的3倍,就更不用说了。

在上个赛季,俄罗斯联赛已经将第六的位置让给了葡萄牙联赛,而且,按照现实的滑落速度,被荷兰、比利时、奥地利超过也是大概率的事情。也就是说,俄罗斯联赛要掉出欧洲前十大联赛的名录了。对于俄超球队而言,这意味着他们在欧战中挣更多出场费的计划很可能也要落空了!要知道,现在俄超10%的预算是靠球队打欧冠赛事或是欧联杯赛事获得的!而且,如果俄超球队只能在欧足联第三级联赛——欧会杯中厮混,那么,俄超不仅会损失4-5亿欧战的收入,而且,俄超对超级球星的吸引力将大大将降低,这将让俄罗斯足球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毕竟,欧会杯就算是对俄超球队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无论是算经济帐,还是算名誉帐,参加需要在全欧洲飞来飞去的欧会杯,不仅要消耗球队的金钱,更要消耗球员们的健康,但经济上或是名誉上,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面对俄超的困境,近年来,俄足坛的清醒者们一直想走欧洲中小俱乐部的成功模式。例如,西班牙的塞尔塔队,其就在世界各地开了十几个青训营,最终在美国、亚洲甚至南美都创出了自己的品牌优势。而萨格勒布迪纳摩队,也在美国开建了儿童训练营,目的就是吸引在美克罗地亚侨民的孩子参训。这并不是一个资源问题,而是俱乐部在寻找市场方面的战略远见问题。至于说到在转会市场上的行动,那么,葡萄牙和荷兰的一些中小俱乐部的方法则值得俄超借鉴:他们总是用最少的钱,买到有前途的球员,经培训之后,再将他们高价售出。所以,这里不是有多少钱的问题,而是拿到钱之后如何花的问题。现在俄超各大俱乐部的问题主要就是在于无法得到有升值潜力的球员:泽尼特队是花了4000万欧元买到了年轻的马尔科姆,但其升值的希望却非常渺茫!

此外,俄超还有一个最大的败笔:尽管,想成为俄超的球员、教练或是裁判,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例如青训营、赛场经验、资格考试等等,但是,想成为俄超俱乐部的总经理却非常简单:只需要是州长的朋友,或是体制之内的人就行。结果,据俄罗斯《翼面》杂志的资料显示,现在俄超80%的管理人员,其实都是以前和足球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从而让俄超球员主教练的任命,也就显得随性了一些。所以,现在网络上随处可见俄超俱乐部招工作人员的广告,比如按摩师或是保障人员,但在网络上却从来没有出现过招俱乐部管理人员的广告,因为,俱乐部管理人员是不需要市场化运作的,有自己人就行。

当然,俄超俱乐部在招收外援的急功近利性,也限制了俄超整体的水平:每个俱乐部都希望招来的外援马上就可以提升球队的成绩,所以,那些年轻的外国球员基本上得不到俄超俱乐部的青睐,相反,一些五大联赛过气的球星,却成为了俄超的香饽饽。

至于俄罗斯本身自己的球员,由于可以在俄超中躺挣到大笔的现金,因此,他们本身也缺少出去闯荡的动力。

俄超俱乐部缺少优秀的外援,这一直为各方所诟病。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敢于去真正解决这一问题。相反,对外援人数的限制则一直在加码,甚至普京总统本人都反对俄超中注册有太多的外国球员。结果,本赛季俄超每支球队只能是拥有8个外援的名额。而泽尼特队、克拉斯诺达尔队和火车头队,也列入了本赛季欧冠外援最少的五支球队名单之内。这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当两三位外援因伤缺阵之后,俄超球队的竞争力立即就会下降一个档次。而且,其还会带来一个更差的结果:球队内部竞争力不足,没有球队肯去培养年轻人球,以至于俄超及俄国家队的整体水平都出现下滑状态,从而让俄罗斯足球借助2018世界杯积累的一些财富不得不随风而逝。

以前,战斗民族足坛的专家们,都爱指责俄罗斯足球的基础设施不行。但是现在,面对世界上最顶级的足球场,他们却看不到任何俄罗斯足球的未来。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